Lyna

向诗而在
向死而生

脱缰【重度OOC/忽男忽女/傻白甜预警】

【写在前面】

①开学前最后一更w来自 @炸毛app 道友的点哏 因为发觉要写严肃的医疗剧所以不适合塞进这个搞怪的设定 因此特地另外写成一个PWP 走傻白甜画风 因为本人谐星技能点不开 所以只好强行装逼

②其实早几天前已经200FO 然而一直没时间也没精力接受再一发点哏 但是接受点哏 我喜欢你们的脑洞 好比椰子 木头 还有阿生……你们的脑洞给了我很多灵感 所以不管是关注了还是没关注的 如果想看我写 可以在这篇底下评论 不过如果点哏叠加起来超过三个 我要求文评!!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文债如山 自己还有个奶酪陷阱风格的娱圈AU没写 也是万分苦恼2333 所幸最近吃粮非常愉快 于是继续在开学前垂死挣扎 自力更生 希望你们随意吃吃w愉快就好

③设定里这是个非常坑爹的脑洞 因为湘西人的蛊所以可男可女 如果不能接受 请赶紧退场 实则老衲并不是特别喜欢写女装Play或者男变女女变男之类 感觉非常怪而且重度OOC 不过还是希望能食用愉快吧 写的我心好累哈哈哈哈哈 这个月已经写了差不多11W5+的贺红 我也是被自己震惊了23333 Hava good day!!

④这篇文有首配着的歌 可以听着看 里面也是我要对你们说的话w 脱缰 以及 致敬我的童年 暗黑2 EA 以及我的现在 我喜欢的LOL 还有各种我玩不好却很喜欢的游戏ww即使世界上不是所有的游戏都是冰封王座 也不是所有的游戏都能成为传奇游戏 我却依旧喜欢低画质堪比A·V的暗黑2 以及曾经熬夜召唤各大BOSS 毫不放弃的我自己 最后 试了试新排版 不知道感觉怎么样w

 

 


这世界上有很多离谱的事情。

被蜘蛛咬了一下结果成为了可以无视地球重力还能射出蛛丝的蜘蛛侠,偷了一套神奇的衣服结果变成可以随意放大缩小甚至还能成为亚原子级的蚁人,还有莫名其妙可以点燃高达几千华氏摄氏度结果居然没有自燃的霹雳火。

可离谱的人们以无比英俊神武的方式出现在漫画和电影里,说着白烂话配合着市场,该麦麸麦麸,该撩妹撩妹,商业到底,总之就一个嗨字,由身到心践行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码事。

问题是……忽男忽女是个什么超能力啊?他就算有拯救银河系的心也不能靠色诱完成退敌大计吧?

她又一次绝望地抓乱自己的头发,像赤红海藻一样铺了她满手的长发被她嫌弃地甩回背后,她把手里的漫画粗鲁地丢下,“咚”的一声震得桌上杯子里的银匙都颤了颤。

她面前摆了一沓漫画,《乱马1/2》《女生爱女生》《圣传》《不可思议游戏》《肯普法》……还有《我家有个狐仙大人》。

……所以她该庆幸现在自己是个女生,是吗?

看了看眼前这堆完全没给她一点帮助的漫画和轻小说,她绝望地叹了口气,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来一发仰天长啸。

科学无法解释为什么她忽男忽女,而且为什么是从十五岁开始就会这样,以及完全没有周期规律到底是为什么……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维持了差不多三年,如果高考的时候上个厕所回来又变成女的,那该怎么办?她到时候怎么解释啊啊啊啊啊啊?

“她”——准确来说,十五岁之前一直是“他”,并且一直认为永远都会是“他”的“她”,正是打球也很不错而且距离真·乔皇只有十厘米身高差距的乔丹,人送外号红毛。


十五岁生日过后的那天乔丹如常醒来,惊恐地发现自己胸口胀痛并且长卷发铺了一枕头,而且身下某个部位让他很绝望地惨叫出声,就连惨叫出来的声音都变成了御姐音。

他目光呆滞地躺回床上,心说一定是我起床方式不太对尼玛我再睡一会,然而再过了半小时他从床尾蹦起来,简直要崩溃了:换姿势睡觉有个卵用啊?!

冷静下来之后乔丹开始抱着脑袋想对策,他从来不是得过且过的人,如果事情发生,要么接受,要么破罐子破摔,骂娘没有用,求神拜佛也没有用,那还是靠他自己比较好。

变成女孩,他最好还是不去上课,否则被问起某些问题以及要去女厕所这种事他真是做不出来,而且他当然不可能穿着自己一直惯穿的衣服去上课,他那帮小弟会察觉不说,而且从十三岁开始就猛长个的乔丹现在快有178了,这么高的女孩去学校那肯定会被围观的,如果被拍下来……

呵呵哒。

乔丹嘴角抽搐,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头发捋好,跑去他妈留下来的大箱子里翻出几件上个世纪末比较流行的连衣裙,期间还翻出了几封陈旧的信件,他看不懂竖着的一大堆繁体字,再加上他妈妈写字如天书,乔丹没往深处想,于是把信重新塞回柜子里,开始极其生涩地对着镜子扣好内衣扣,当然,期间省略了流着哈喇子对着镜子打量赤身裸体的自己若干小时。

他还意外地从他妈的箱子里翻出了几条没用过的皮筋,然而家里只有他一个人住,像他这样的男生是用不上梳子这种东西的,所以乔丹很囧地拿手做梳子,勉勉强强绑好了马尾。

乔丹没想过“自己”穿上女装有刘海而且有马尾,居然看上去还挺对付的。

他有点惊愕地发现镜子里的女孩和他的妈妈有点像,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镜子里的女孩,女孩也摸摸他。

乔丹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尽力按捺的心情忽然失控了,他一拳砸向镜子,镜子应声而碎,四分五裂,而他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手还流着血。

这他妈都什么破事?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找了绷带包扎好,拿好钱夹出了门。

因为是周六,人特别多,如他所料,一路上很多人因为他鹤立鸡群的身高和惹眼的红色头发而纷纷注目,他很尴尬地跑进一家女装店,在店员惊艳的目光中匆匆试了几件衣服,然后光速刷卡带走,接下来又以同样的方式去买了好多东西,他没忘最后再捎上一张新的电话卡。

但是意外还是出现了,当他大包小包回到家门口,他习惯戴着串珠的老大正带着一帮人在等他。

卧槽忘记带手机……因为连衣裙没有口袋,而他肯定也没有装手机的包,所以乔丹直接把手机扔在家里了,因为今早经历的事情太过让他震惊,于是他甚至忘了周六有群架要干的事情。

他怎么说?怎么说?么说?说?他攥紧了手里的袋子,吞了吞口水,故作镇定地走上前去,“串、串珠?”

他看见一堆人刷的一声全回了头,看着他的表情那叫一个精彩,尤其以领头那位为最。

“……你是红毛的谁?”串珠很快反应过来。

尼玛怎么一上来就正中靶心,我连名字都没想好,乔丹暗想着,脸上露出点惨淡的笑容,“我、我……呃……”是什么?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是乔丹的妹妹,乔可。”

在串珠越来越怀疑的神色里他忽然灵机一动,随口掐来一个身份。反正要对峙要怎样他都能圆谎,何况世界上最了解他的肯定是他自己,串珠要问什么他都能轻易对付过去。

信心一下爆棚的乔丹终于比较自然地笑了,在串珠开口前凭借自己无与伦比的胡诌能力开始信口就来,“我刚和爸爸一起回国,哥哥很高兴,今天一直陪着我们玩,可能忘带手机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串珠神色松懈了一点,没那么紧张,手下人却开始窃窃私语,大致是在说“红毛那哥们居然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云云,乔丹听得脸都快黑了,什么叫居然?那肯定是必然!

“你既然刚回国……为什么一眼就认出我了?”串珠疑虑渐消,但明显还有点不解,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自称乔可的女孩,红色长卷发,刘海下面的眼睛挺大,下巴也很尖,身量高挑,腿又长又直,的确很漂亮。然而串珠纯粹感慨一下,同时打算借机发挥从“安乐椅侦探”那里学来的刑侦技巧。

“……”乔丹脸上默默滑下一滴汗,串珠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八婆了?“我哥有给我看过你们的合影,就是毕业照,着重介绍了一下你,说你是他最好的哥们之一。”这倒也的确是正儿八经的大实话,乔丹十二岁刚上初一那会就天天泡网吧,打吉坦领主死活不过,还是经常从身后经过打个酱油的串珠看他一个人打了三天,实在不忍心看这小屁孩总被无限回血的老不死们虐了一轮又一轮,直接上去从他手里拿过鼠标,特轻描淡写地扔下一句“让我来”,接着就扛着召唤之书跑到尼拉塞克神殿,选了地狱难度帮他干出了神圣暗金装。

反正从此之后乔丹那叫一个死心塌地地跟着串珠混,两人从暗黑2打到LOL,现实生活中也从普通朋友变成好哥们,不管玩网游加工会(咦?)也好,混街头当校霸也好,反正他四肢百骸里全是躁动不安的血液,有个人带着他疯,甚至可以一起站在天桥栏杆上面对着呼呼作响的狂风张开双臂大叫“I'm the king of the world”,是件非常非常爽的事情。

果不其然,串珠整个人都恍然大悟一样“哦”了一声,点点头,笑意怎么也藏不住,他心说既然是老爹和妹妹回国看乔丹,那大概这几天都不太方便来找他,于是招呼小弟们赶紧先走了,瞥见淌着哈喇子的小弟丙,还直接上手就给了结结实实的一下,“人红毛他妹,你丫想什么呢?”小弟们哄笑出声,簇拥着他往巷外走,临了串珠不忘关心一下乔丹,“红——啊不是,乔丹,昨晚和我们喝酒,红黄白交错那种,可能今天不太舒服,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谢啦。”

乔丹很想当众翻个白眼,我那不是喝酒,是被你们五个人压着手脚动弹不得硬灌下来的好吗,不过脸上还是带着点笑,点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了,目送他们离去,这才转身上了楼。

他打开门,下午的太阳很灿烂,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投射进室内,在木质地板上映亮一块又一块的光斑,室内还是一如既往地空无一人,透出点很孤独寂寥的生活气息,一切像是都还在原位,只是他不一样了。

事情像是脱缰一样,一发不可收拾,乔丹暗想。

他扔下手里拎着的好几十个袋子,丝毫不顾身为“乔可”时的形象,欢呼一声滚进沙发。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管他这么多。


结果……这样的事情老是发生,乔丹甚至尝试过说服自己接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事会带来的影响只跟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只增不减。

考试这种大事,还有以后大学住宿这种小事……啊啊啊啊啊!乔丹烦恼地挠乱自己的一头长发,他不想作为一个可“他”可“她”的“它”活一辈子,而且这种事也太惊人了吧?他难道要同时找一个男朋友和一个女朋友吗?!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低沉音质忽然在上空炸开,沉浸在个人世界里的乔丹猛地一颤,慌张地扒开自己眼前那堆乱发,透过一大堆书看见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直视他的——

卧槽……?!


乔丹想哭,怎么偏偏是这个神经病?在他是“乔可”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

要说起乔丹和贺天那点源远流长的奸情(啊?),其实几个关键词就可以囊括:互看不爽、借机寻衅、脑子有屎屎里还有毒。

他们俩非常不对付,一直都特别不对付,性格上行为上说话上,但偏偏风渐渐,乔丹的武力值不够高,红蓝值经常被贺天一击就KO,就连偶尔反驳时说出的话和心绪时候撒的谎都能被贺·一针见血·天直接戳穿。

所以乔丹亲切感人地在心底称呼贺天为:神经病。


“咳、你随意。”乔丹第一次那么庆幸自己现在的声音不是粗犷的爷们音,他紧张地在桌子底下转了转自己腕上过大的红色手环,完全没注意到贺天透过玻璃桌看到他的红色手环时意外深长的目光。

乔丹开始闷头翻起一本漫画,刚看了两页,贺天忽然开口,“Up24?”乔丹头也没抬,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对啊还设置了SC。”

贺天笑笑,“你……”他指指那一大堆看上去就数量惊人的漫画和轻小说,“很喜欢看?”

“……”乔丹心想我一点都不喜欢,但我总不能去医院问医生我忽男忽女没有周期性是怎么回事吧?“不算很喜欢。”事实上今天我特地来这看漫画,还不如在家打一天的晋级赛。

“什么?”乔丹惊讶地抬头,看到贺天一脸“ExcuseMe我没听错吧”的表情,忽然反应过来他把最后那句打晋级赛也说出来了,乔丹一阵懊恼,站起来把漫画一本一本放回去。

他坐着的时候贺天以为他只是腿长,结果他站起来的时候贺天吃了一惊,女孩居然有这么高,都快和放漫画的书柜差不多持平了,只不过看背影……让他想到女装条件下的某个家伙。

贺天挑挑眉,不带任何其他意头地开始专注打量起这女孩,又高又瘦跟鹭鸶一样,而且还带着偏大的Up24,放书的时候习惯性地开始整理书架,边整理还边嘟嘟囔囔……越看越像某个家伙。

他玩味地笑笑,上前帮女孩扶了一下快从臂弯里滑出来的书,“快掉了,我帮你放吧。”

女孩很惊讶地看了他一眼,眼睛深处带着点怀疑,贺天几乎要大笑,这神情和乔丹太像了,每次他欺负到够本终于好心一回要帮乔丹的时候,乔丹也是这样的表情,然后踟蹰着伸出手。

很好玩,乔丹,或者这女孩。

“谢谢。”女孩重新坐下,十指交握,看上去有点不安,贺天边放书,边漫不经心地开始试探,“你现在是钻2?还是连跪回了钻3。”

女孩明显一无所觉,带着点嘲弄的笑意,“隐藏分高跳段了,现在钻1,老被人喷挂,我个滑板鞋单排容易吗,没辅助跪着也要刚完对线,遇上奥巴马那真是苦手。”

贺天放好所有的漫画,转过头看着女孩一谈起游戏就亮了亮的眼睛,心里有了个模糊的猜想,但他还是不敢肯定,“我锤石玩得还行,下次和你双排?”

女孩又是带着点怀疑瞥了他一眼,表情里完全都是“你居然要和我打双排”的意思,贺天摊摊手,“随便你,能跳段上钻1你肯定连胜多,你要是能1V2那就当我没说。”

乔丹丝毫没察觉贺天黑色的肚子里的各种阴谋诡计,他倒是真的很想上最强王者,他们年级的男生玩心都很重,喜欢拿排位论英雄,串珠在钻石区沉浮了快半年,斗志都快消磨光了,他偏偏不信这个邪,立誓要上个王者打打隔壁班那个眼镜男的脸。

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倒是不怕贺天把他带跪,他纯粹是走猥琐流的AD,问题是跟这货打双排,还是用“乔可”的身份开他自己的号,是不是太奇怪了一点……?难道对着贺天他那套兄妹说辞不会被拆穿?

乔丹抿紧嘴唇,终于察觉出点不对,这货是在套话献殷勤吗?他他他他他不会想追“乔可”吧?!乔丹惊恐地抬头,飞快地扫了贺天一眼,看他神色还算认真,没有平时撩妹那种嬉皮笑脸,这才慢慢放下心来,同时因为自己刚刚的龌龊心思整个人囧起来,“呃……再说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拎起包赶紧往外冲,贺天倒也没阻止,反而慢悠悠地把水喝完,转头研究了一下那几十本刚刚被拿出来的漫画,过了好一会,拿出手机一部一部查起来。


又过了好几天,乔丹终于又在一觉睡醒之后,经历了惨痛的骨头移位和器官变样的惊吓,再次变回了真正的乔丹。

不过他并不是特别想去学校自习,虽说不过剩下区区十天就要进行学生阶段最重要的一次大考,但他谈不上多着急紧张,反而心态好得要命。

他平时发挥就特别稳定,如果不出意外,会留在本地或者北上,反正去哪对他来说都一样,没亲人没男女那点破事,他一个人独来独往,从来都是“吾心安处是吾乡”。

所以乔丹安心地吃了就睡睡醒了就学学完了就吃,顺利结束考试之后和串珠他们去喝酒,再一次不负众望地喝大了。

等他从厕所里头走出来,串珠他们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已经都走了,乔丹被酒精浸泡过的脑子里晕蒙蒙的,他嘟囔着怎么全都丢下我一个跑了,摇摇欲坠地也往门外走。

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又像是什么都还有意识,踩在脚底下的仿佛不是地板而是云,脸上挂着嘿嘿嘿的傻笑。

他半睁半闭着眼,总感觉有点想吐,忽然撞进一个结实有力的怀抱里。

然后“哗啦”地吐了这人一身。

“……”

贺天恼火地瞪了他一眼,刚刚吐完睡得香甜的醉鬼完全没搭理他,还在他臂弯里蹭了蹭自己脑袋。

“我、靠。”

贺天从齿缝间挤出咬牙切齿的两个字。

 

 

【肉渣】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浑身上下都疼,他睁开眼,身后有人环抱着他睡,结实的胳膊锁住他,似乎很怕他不做声离去。

乔丹很怕,也很想哭,泪腺因为昨晚过度的发达而依旧干涩着,身上黏腻得他快要崩溃,这比变成女孩还要疼,骨头和身体内部全都是酸疼得不行,更何况某个软下去的东西还塞在他体内。

他咬牙低低说了一句过分,尝试着抬起手,却也没那个力气。

“醒了?”

大手揉上他的脑袋,随即是落在头发上的轻轻啄吻。

“……”

乔丹不理他,他心情糟透了。

“我知道你是谁。乔丹,或者乔可。别回头,听我说。”

乔丹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呼吸都乱了。

“我让人查了一下,你妈妈来自湘西,祖上惹了不该惹的人,结果子孙后代都被种了蛊,不论男女孩,十三岁之后,就可能变成另一个性别,如果成年的时候不和人……,可能一辈子都会这样。你妈妈应该给你留了信,但你没好好找。”

……乔丹想到那几封鬼画符一样的信,简直泪流满面。

“不用着急谢我,这事还有个后续,长期不……,蛊就可能再次发挥作用,而如果,你和别人发生关系,不管是你上还是上你,这个蛊也会继续生效。”

乔丹如遭雷劈,妈妈你好坑……而且他已经听出来这个带着点暗爽的语气是谁了,简直想对着苍天怒吼你他妈玩我呢吧!!!!

“卧槽……咳咳,我不要……!你个混……蛋!”他嗓子昨晚又哭又叫,早哑了,听起来性感得惊人,撩得还深埋在体内的东西开始胀大起来,乔丹想躲开,却被按住了腰。

“你还是不要动的好,我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人笑得不怀好意,分明是势在必得。

固然乔丹发自内心深处不想忽男忽女,可是就这样被绑定一辈子……而且还是和这个人……苍天啊大地啊,他才刚刚成人不久,用不着这么玩他吧?

他欲哭无泪,“贺天、你……混蛋!快点……拔出去!给我拔出去!哈啊——!”因为忽然的一个挺进,他再次惊叫出声。

“宝贝,拔出去我是你孙子,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贺天挑着眉笑笑,开始卖力顶弄,俯下身冲着他的耳朵一字一句说,“为夫是个妻管严,妻纲还是得帮你振一振的。”

尾音渐渐消失在一点点的啄吻里,乔丹几乎能听见来自贺天内心深处无比愉快的一句:么么哒。

他被热意带得绞进意乱情迷的漩涡,不由自主地挺腰迎合起来。

意识再一次模糊之前,他听见贺天在他耳边很慢地说了一句话。

“Here I stand,I am not going anywhere.”

 


END.于2016/02/27 20:48

 

评论(64)
热度(115)
©Lyna | Powered by LOFTER